长歌

写想写的故事
脑洞小号|全是私货|杂食混邪|雷点奇特|挖坑不填|提示全关|有事私信

【马尔科中心】倒转齿轮(1)

观影体,观影内容非原作

白团亲情向,赤1CP向

试图写一个治愈向的故事,大纲已定,有刀,是HE

更新时间不定,主更《占有欲》

【】中加粗内容为观影内容

对蒂奇不友好

(其他想到再补充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起始


  周围是白茫茫的雾气。吞没了一切景象,仿佛毫无尽头,流动的浓雾遮蔽了视野,勉强能看清的仅有身边一米的距离,似乎有什么东西潜藏其中,浓厚得让人不安。


  爱德华·纽盖特并没有任何惊慌,哪怕他确定自己入睡前在莫比迪克,睁开眼却悄无声息出现在陌生的地方,柔软床榻换成白色柔韧的地面,丛云切不在身旁,他身上是入睡时的装扮,果实能力连同霸气一起消失,这位大海的王者依旧冷静地审视周围的环境,等待幕后之人暴露他的目的。


  他的孩子们或许还不知道他的失踪,如果阴谋的目的是他们,那么敌人将会知道,白胡子的名号不是加上这些限制就能够蔑视的,年迈的雄狮依旧有从容咬断猎物的力量。


  锐利的视线投向右前方,两道黑影随后在大雾中突然闪现,并在短暂地停顿之后朝这边走来。


  诡异的一幕甚至没有让白胡子变化表情,随着靠近逐渐变得淡薄的雾气揭露了来人的身形,红酒般的发色,衬衫敞开扣子,披风不见踪影,腰间狮鹫长刀也同样消失,甚至赤脚踩在地上,年轻的四皇随意举手打招呼:“老爷子怎么也在?”


  红发的笑意背后带着几分戒备,但又不是因为怀疑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与对方有关。同样的,纽盖特也不会认为这是红发的谋划,两个海贼团没有多余的交集也没有这样做的原因,四皇之间的微妙平衡,不会由他们两个来打破。


  于是这种戒备就很有趣了,纽盖特没有回应,而是将目光放在落后了红发半步的人身上。衬衫系着中间一颗扣子,金色的头发堆叠在头顶,有些奇异的发型,白胡子看着有点像晚餐那会儿萨奇做的菠萝果盘,神情懒洋洋的,望过来的视线平静淡漠。


  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但意外地让他觉得亲切。纽盖特不动声色:“你的新船员?”


  “不是,”出乎意料,回答的是金发男子本人,他半抬眼睛,疏远礼貌地直视纽盖特,“马尔科,一个游医。”


  白胡子不相信,普普通通的医生可没有这样的胆色,用理所应当的态度,插入两个四皇的对话中,香克斯也任由对方这样做,丝毫不觉得被冒犯,这个状态可不像船员。纽盖特看向他们相牵的手,用更准确的说法,是红发单方面攥紧了对方的手腕。


  “你在找的那个人?”他突然福至心灵,红发晃了晃相连的手,笑着点头,纽盖特看见马尔科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,没有挣脱。


  一年前,红发毫无征兆地掀翻了一个奴隶拍卖场,暴烈的霸王色在岛屿蔓延,被放走的奴隶们看见修罗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扫过每张面孔,滴落鲜血的刀锋斩断了他们的枷锁。


  而后雷德佛斯在新世界各个岛屿停留,包括其他四皇的领地和海军所在的地方。BIG MOM和凯多对此大发雷霆,世界政府暗中关注,汹涌暗流让新世界那段时间的气氛都无比紧张,小摩擦却相对减少,害怕一点火星便演变成无人能控制的大规模战争。


  白胡子直接找到对方,质问他究竟想要做什么,站在白胡子海贼团的领地上,悠哉得好似在度假的红发,终于透露出自己的目的:“我在找一个人。”


  高矮胖瘦年龄性别半分也不透露,衬得这句话更像是一个借口,虎视眈眈的白胡子海贼已经在计划如何在战斗开始后,疏散这座岛屿的平民了,而白胡子只是皱眉看着对方,红发神情认真地与他对视,半晌后他收回威势,竟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。


  这个消息长腿一样跑遍了新世界,甚至在乐园的部分人都有所耳闻,香波地的镀膜师想了又想,还是无法确定人选,红发海贼团各个守口如瓶,真真假假的信息混合,就连消息最为灵通的摩根斯最后也拼凑出金发、男性的宽泛形象,因为不吸引眼球所以被放置,只将此举着眼于大众最感兴趣的桃色绯闻之上。


  在这个诡异的地方陡然看见传闻的主角,纽盖特也没有觉得对方有特殊的地方,那点莫名出现的亲切只会让他思索是否是某种恶魔果实能力。


  没有人说话,空气陡然冷凝下去,红发犹豫一下,没有松手,而是拽着马尔科在周围转了一圈,离开一米的范围,雾气再次将白胡子的身影模糊,香克斯回头看看马尔科的表情,平静的神情是嵌在脸上的面具,他甚至能递来一个疑问的表情,仿佛真的不知道香克斯为什么回头。


  红发低眸笑了笑,周围一无所获,于是他干脆转身邀请白胡子一起,也不知道是触发了什么,纽盖特同意的瞬间,三人都敏锐感觉到空间的变化。


  雾气变淡了。


  乳白色的雾在流动间逐渐变得更像轻纱,周围仍然看不见任何建筑、植物和生物,地面是大片的白色,有些眼熟,马尔科隐隐抓住脉络,又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。


  “这是什么鬼地方!”


  雾中出现数个身影,空间热闹起来,纽盖特能辨认出视野中的几个孩子,艾斯茫然地四下张望,手上还拽着一个枕头,睡帽歪歪斜斜在头上;乔兹一向较为沉默,此刻只是朝这边靠近;萨奇披散头发格外跳脱,脱口而出的话语在看见同伴时停止;比斯塔取下帽子也没穿外套。


  香克斯则抬起手对贝克曼打招呼,旁边身材圆滚滚的拉基·路手上没有标志性的大骨肉,让人不由得欣慰这位厨师还没有睡觉也要携带食物的习惯,但旁边有船员手上还拎着酒瓶,应该是直接醉过去的,现在还带着几分没醒酒的懵。


  风吹动薄纱,这片空间终于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,马尔科这才恍然发现对地面的熟悉感,是之前在空岛时,踩在云上的感觉,他们此刻就站在看不见边际的云海上,只在众人视线前方,白云堆成了屏幕的模样。


  突然从睡梦中被拽到此处的人脸上都是茫然和戒备交织的状态,看见自己的船长就像看见了主心骨,很快分成了两边,和白胡子海贼团的人比起来,红发海贼团的人数太少,双方气势却并没有落下,不过总是不自觉多看几眼对面敌船私下放松的姿态,偶尔窃窃私语听不真切内容。


  “我记得雷德佛斯上次的消息是靠近红土大陆?”比斯塔捋捋胡子,试探着开口。


  海军忙乱了好一阵,害怕堂堂四皇跑到乐园大闹一场,马林梵多可是离那些地方不远,他们至今还不相信红发找人的言论,仍旧固执地认定其中一定有一个大阴谋。


  耶稣布在副船长的眼神中开口:“如果我没记错,莫比迪克现在应该离万国不远吧?”联姻的小道消息还在流传中就被暴躁的BIG MOM本人否认,思食症发作的四皇闹得万国人仰马翻。


  才成年的小朋友听不出机锋,一脸惊喜想要和弟弟的恩人打招呼,虚伪的成年人挂着笑意,对视几秒后移开视线,相距千里的两船人被带到一个空间,海军和敌人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。短短数息时间,他们也数清楚了出现在这里的同伴并不是全部,除了零星几个外,大部分没有出现的都是值守的人。


  这里是个梦境。


  仿佛姗姗来迟地提醒一样,这个认知被突兀塞进脑海,鸡蛋混进猕猴桃那样鲜明又格格不入,香克斯和贝克曼交换一个眼神,他看向白胡子,高大的四皇微不可查的点点头。


  下一秒,格里芬和丛云切出现在他们的主人手中,刀光剑气交织着朝前斩去,狂风吹得撤退不及的新人一个趔趄,深深的沟壑一路蔓延到白云织造的屏幕上,然而下一秒,地面和屏幕又缓慢愈合,没过多久就恢复成原本的状态,完好无损。


  被切开的云层下方还是云层,格里芬拿在手里依旧如同身体的一部分,熟悉的外表、重量、包括挥舞时的手感,香克斯松开手,没有刀鞘的利刃下坠,又在快要接触地面时消散。


  没有破绽,的确像一个清醒梦,意识想象中的东西都可以在梦境里出现,武器、霸气、果实能力,只是无法改变环境也无法醒来,梦境在竭力表现它的无害,但海贼从不听童话故事,他们不会将筹码交到未知手上,更愿意静静等待这里露出破绽的瞬间。


  香克斯又转头看向马尔科,他直觉这个梦可能和对方有关系,马尔科看起来没有头绪,只是另一种情绪波动尽管细微,却依旧能够辨别,红发有些困惑:他似乎并不愿意见到白胡子他们。


  即使不知道原因,香克斯还是变换了姿势,不着痕迹遮住了白胡子海贼团好奇看向身边人的目光。


  就在两个海贼团勉强达成探索的共识时,摆设般的屏幕闪烁几下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信号不良的雪花屏消散,蓝色占据了屏幕,有人看了看屏幕前,没有电话虫。


  【蓝色的火焰在燃烧着,点点金色缀在羽毛的尖端,梦幻的场景随着镜头拉远显出全貌,火羽抵抗着浓厚的黑暗,迸溅的火花被黑暗吞没,势均力敌的表象摇摇欲坠,小腿上的流苏摇晃,金发男子手臂幻化成羽翼,齿尖吐出带着冰渣的音节:“蒂奇。”
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马尔科身上,若是视线有实体,他已经被前方后背的目光扎穿。


  绚烂的果实能力并不是重点,白胡子的文身在胸口彰显,他们分明没有任何关于这位同伴的印象,何况对方身上分明没有印记。


  “你的果实能力?”


  白胡子的神色严肃,问句潜藏的含义马尔科能读懂,他有些想笑,也这样做了,轻笑中带点冷嘲的意味,自觉被挑衅的白胡子海贼们收敛了轻松的姿态,香克斯光明正大朝前一步,将马尔科遮得严严实实,还未分辨出敌友红发海贼团放弃判断,跟随船长的动作。


  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。


——TBC——


我的脑子:写一个轻松愉快的观影体

我的手:搞点剑拔弩张打起来的东西

评论 ( 79 )
热度 ( 308 )
  1.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长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